?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深圳市西盟特电子有限公司     網站建設:中企動力龍崗     粵ICP備54875157號 

聯系我們

 

在線留言
聯系方式

客服

 

13590119992
24小時熱線電話
歡迎咨詢

 

 

郵箱地址:hr@sz-cmt.com
電話:0755-89782988
傳真:0755-89782333
地址:深圳市坪山區龍田街道松子坑水庫路9號

微信公衆號

合作夥伴

 

品質保障
服務客戶

馬斯克或將超越喬布斯:特斯拉、SpaceX、腦機接口

【摘要】:
在這條汽車産業全新的商業模式面前,一騎絕塵的特斯拉還沒有對手,這是它最好的機會。或許,特斯拉離成爲下一個蘋果,就差自動駕駛這臨門一腳了。

2015年,喬布斯曾經的密友史蒂夫·沃茲尼亞克在接受《國家地理》采訪時,被問到這樣一個問題:當今世界誰能填補喬布斯留下的空缺?

史蒂夫答:“我认为,具备像喬布斯一样前瞻能力的人可能有上百万个,但谁能将它们变成能够改变我们生活的真实产品呢?我从很多方面观察了埃隆·马斯克,他追求的领域都是其他人直言因为这样或是那样的理由无法取得成绩的领域,比如太阳能、Space X、特斯拉汽车等等。”

8月29日,马斯克又在一个“无法取得成绩的领域”实现了划时代的突破。在15万直播用户围观下,马斯克旗下脑机接口公司Neuranlink举行发布会,展示了公开可实际运作的Neuranlink设备Link V0.9和自动植入手术机器人V2。

利用手术机器人V2,可以将硬币大小的Link V0.9植入到人类颅顶的大脑皮层部分,完成脑机接口的植入。机器将获得大脑内部的电极信号,传输到手机、电脑等设备上,实时完成脑-机之间的数据传输。

在現場,馬斯克通過三只此前已植入Neuralink設備的實驗豬進行了演示,結果顯示,這些豬的大腦活動可以通過無線傳輸到附近的電腦,當馬斯克撫摸它們的鼻子時,實驗豬的大腦神經元有所反應。

马斯克直播展示脑机接口 硬币大小芯片植入猪脑

這意味著,腦機互聯這種被認爲完全顛覆鍵盤鼠標的下一大人機交互方式,距離實際應用又向前邁進了一步。

这也是继特斯拉、Space X之后,马斯克的又一壮举。

人们推崇马斯克的原因正在于此,从Zip 2到X.com,到Space X,再到特斯拉,马斯克的每一次创业,都瞄准了鲜少有人敢触及的领域,一是难度太高、二是风险太大。

尤其Space X与特斯拉,前者历来被国家、政府层面管控。而后者面临的背景是,美国在1925年的克莱斯勒之后,再未出现过一家成功的汽车公司,到2000年之后,美国汽车行业日薄西山,没有人会想要在汽车行业创业。

今年以来,Space X成为了第一家将人类送出并返回地球的商业航空公司,特斯拉股价自2019年以来累计涨幅超570%,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汽车制造商,甚至本田、通用、福特这三家传统车企豪强加起来,也抵不过一个特斯拉。

過去一個月,與拼多多吵成一團也沒耽擱特斯拉的股價扶搖直上,單月上漲幅度爲23%。8月20日,特斯拉股價首次突破2000美元大關,截至發稿,特斯拉股價距離4300億美元的最高點稍有回落,但仍然停留在4000億美元以上。

仅仅在半年前,特斯拉的股价还徘徊在600亿美金左右,上海超级工厂的建成投产,解决了特斯拉历来被诟病的产能问题,让其在中国市场迎来爆发。今年1月,国产特斯拉Model 3交付仪式上,马斯克还在现场跳起了舞。

根据乘联会数据,今年上半年我国新能源汽车销售大幅下降44%,特斯拉Model 3逆势上涨,6月销量几乎达到第二至第六名的总和。这让特斯拉在盈利和现金流方面不断改善。截至2020年二季度,特斯拉实现净利润1.04亿美元,连续四个季度实现盈利。

特斯拉还在展现出更多的可能性。日前,特斯拉官网上线了Model Y的选配专制计算器,根据其官网,国产Model Y将会首先推出两款车型,预计在明年初下线交付。在人工智能大会上,马斯克还表示,特斯拉非常有信心在一年内完成L5级别自动驾驶的基础框架和功能。

安信證券的一位分析師表示,特斯拉的商業模式正在向蘋果看齊,未來軟件服務持續收費將成爲其最重要的商業模式,特斯拉不止是一家汽車廠商,也不只是一家軟件廠商,特斯拉未來將是一個自動駕駛出行服務平台。

马斯克的丰收时节终于到来,虽然来得晚了一些:从不被看好到改写商业载人航天史,Space X用了18年;从不被理解到超越丰田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车企,特斯拉用了16年。

到今天,已經很少有人質疑馬斯克是否能成爲“下一個喬布斯”,反倒是另外兩種聲音開始出現:馬斯克能不能超越喬布斯?特斯拉會不會成爲下一個“蘋果”?

01

在喬布斯和馬斯克身邊都工作過的喬治·布蘭肯希認爲,喬布斯和馬斯克很相似。“他們倆就像從不同的時空穿越到現在,試圖把我們帶到他們知道我們可以去的地方。”

公衆號接招就喬布斯與馬斯克有過總結:喬布斯與馬斯克是反向創新的代表,他們對傳統行業的改造和顛覆,是非線性創新,找准一個行業然後重新建立遊戲規則,改變行業自然進化的方向,是基因突變。

iPhone誕生的2007年,全球手機市場四強還由諾基亞、摩托羅拉、三星和LG占據。那一年,諾基亞共賣出了4.37億部手機,全球市場最暢銷的手機是索尼愛立信K800,是一款有著標准九宮格打字鍵盤的功能機。

事實上,初代iPhone並不是首款智能手機,只不過,iOS與安卓系統出現之前,市面上所謂的“智能手機”,並非真的智能。發布會演示現場,當喬布斯在屏幕上滑一下就能滾動列表,雙擊網址就能打開網頁,這種操作的流暢性,讓人們真正開始相信智能手機。

所以從根本上來說,喬布斯最先變革的是用戶體驗,也由此開啓了智能手機的黃金時代。

喬布斯

同年,谷歌推出智能操作系统安卓,2009年,第一款搭载安卓系统的智能手机问世。也是在这两年,iPhone刮起的热潮传回国内,魅族、华为、小米等纷纷入局,吹响了移动互联网的号角。那时,有着极客精神的黄章被称为“中国喬布斯”,一心要做出最好手机的雷军,也被冠上了“雷布斯”的名号。

和蘋果一樣,特斯拉的橫空出世也引領了一個行業的發展。

iPhone掀起了智能手機市場風暴後不久,2008年,特斯拉發布了第一款汽車産品Roadster1,最驚豔的在于續航裏程。這款車型百公裏加速度爲3.7秒,最高時速達到200公裏,一次充電續航裏程爲350公裏。

在此之前,限制電動車發展的主要障礙在于電池技術。Roadster1采取了由七千多顆锂電池組成電池包的方法,輔以強大的電池管理系統,解決了電動車續航短板,也正是這款車型讓人們認識到,電動車也可以達到燃油汽車的水平。

如果说Roadster 1撕开了新能源造车的口子,那更为成熟的特斯拉Model S的发布,更像是新能源汽车行业的催化剂,掀起了一场新能源造车的产业变革。

2014年特斯拉完成国内首批Model 3的交付,打开了国内造车新势力入局的阀门。这一年,40岁的李斌重新出发,建立蔚来;彼时还被外界奉为创业明星的贾跃亭,在12月底交出了乐视SEE的造车计划;第二年,李想创办了“车和家”,后来,这家公司的名字改成了“理想”。

如今的特斯拉之于整个新能源汽车市场,就如同当时的iPhone之于智能手机市场,是变革者,也是引领者。核心人物马斯克与喬布斯,则一同站在了产业变革的前端,成为改变时代的精神领袖。

在另一个维度,马斯克与喬布斯个性里的许多共通点,也潜移默化影响着特斯拉与苹果。

“馬斯克是個要求極爲嚴苛的人,這種節奏是很多人適應不了的”,特斯拉前公共關系副總裁理查德·雷耶斯表示。他在2012年離職,但他的繼任者在接手工作6個月後就選擇了離職。在他印象裏,馬斯克曾說,只想要一支“特種部隊”爲其工作,不要正常人。特拉斯全球供應鏈管理副總裁辭職時對馬斯克的評價是:他爲人太苛刻了,不想與他再合作了。

事實上,馬斯克本人看起來也不像一個“正常人”。他用于工作的時間,常常在每周100小時以上,緊急情況下,他每周的工作時間甚至超過120小時。

喬布斯同样是严苛、暴君、劳模的代名词。《喬布斯传》中,苹果高级设计副总裁乔尼·艾维这样评价他的缺陷:“他发泄的办法就是伤害别人。我感觉他这样做时毫无顾忌,而且似乎理所当然。他认为,社会交往的常规准则并不适用于他。正是由于他本人的敏感,使得他非常了解如何迅速有效地伤害别人。”

他脾气极差、且控制欲强。《连线》杂志提到,据跟喬布斯开过会的员工透露,无论何时、跟谁、开多久的会,在讲话的永远是喬布斯,占据了至少四分之三的会议时间。在开会期间,喬布斯一个人占领了整块白板,他会在上面画原型,或者连手带嘴一起给员工上课。

這是他們天才的另一面,也恰恰形成了他們獨特的人格魅力。而無論孤傲也好、偏執也好,他們用天才般的想法與不可思議的執行力成爲行業顛覆者,變成了各自時代的文化符號。

02

2019年2月,李斌在接受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60分鍾》采訪時,主持人發問:“我聽說你曾把這款車(蔚來ES8)形容成‘特斯拉殺手’?”,當時,李斌的回答是:“沒錯沒錯”。

9月,特斯拉上海超級工廠竣工投産,年産能達到100萬輛水平,從那之後,李斌再沒說過自己是“特斯拉殺手”。

眼下的新能源汽車戰局是,從産品到産能、到用戶心智、到品牌,新能源汽車似乎已經劃分爲明確的兩極:特斯拉與其他。

北京、上海、深圳6月新能源汽車排行榜上,特斯拉都位居榜首,甚至高出第二名2-3倍,在這份榜單上,並未出現造車新勢力小鵬、蔚來與理想這三家的影子。

“所有人眼睜著看特斯拉從所有人身上碾壓過去。”李想甚至稱這爲“滅頂之災”。

要知道,不久之前,李斌、何小鵬與李想,這三位國內新能源造車勢力的掌舵者,還聚在一起“憶苦思變”,對外一副“三英戰呂布”的姿態。7月30日,理想汽車在納斯達克正式挂牌,成爲國內繼蔚來汽車後第二家在美上市的造車新勢力,8月27日,小鵬汽車也正式登陸紐交所。

目前,這三家造車新勢力的市值均維持在150億美金上下,不及特斯拉二十分之一。

追又追不上,打又打不過,是國內造車新勢力目前的真實寫照。他們甚至不知道輸在了哪裏,在慘淡的銷量面前,李想曾無奈表示,“比續航、比智能、比性價比,這三個已經都贏了也沒改變任何結果”。在他眼裏,幾乎所有的企業都不知道特斯拉贏在哪裏。

事实上,单从产品参数来看,国产新能源汽车与特斯拉并未拉开太大差距。以续航里程为例,特斯拉销量最好的Model 3,综合续航为445Km。同比之下,与Model 3价格相当的小鹏P7,综合工况续航高达700Km。甚至在同等价位下,Model 3的续航表现只能算是“垫底”。

問題在于,創辦已經11年的特斯拉,有著更深厚的技術積澱與品牌影響力、更加成熟的供應鏈體系、以及在成本控制上越來越高的話語權。蘋果和其他手機品牌的差距也是如此。

一直以来,特斯拉都以电池管理技术为傲,据外媒报道,奥迪现任首席执行官Markus Duesmann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亲口表示,特斯拉在电动技术上领先奥迪两年。

汽車商業評論此前也報道指出,特斯拉正在與甯德時代新能源汽車公司(CATL)合作研發磷酸鐵锂(LFP)電池,這一電池不使用钴,並且有推至低于每千瓦時100美元(批發價)的神奇趨勢,這一價格被認爲是電動車比內燃機車便宜的門檻。

2020年6月11日,特斯拉获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正式批准,将生产采用磷酸铁锂电池的Model 3电动车,据估计,使用LFP电池可使制造成本降低15%-20%。

底層基礎技術層面的優勢,構成了特斯拉的核心競爭力,以此爲源,特斯拉在新能源汽車市場已經贏得先發優勢,且在毛利率不斷提升、持續盈利的情況下,優勢還在不斷拉大。

03

单纯的硬件产品,不足以支撑喬布斯成为精神领袖。喬布斯真正的伟大之处,在于他对手机行业软硬件生态、以及内容生态的提前布局与建设,这颠覆了以往手机企业的商业模式。

iOS从一开始便选择了封闭,在喬布斯看来,只有封闭才能够和硬件有更匹配的体验。iPhone问世仅4个月后,苹果推出软件开发工具包,供任何想为iPhone开发软件的人使用,“iPhone+App Store”的独有模式初步形成。

封閉帶來的一大好處在于,蘋果得以加強對應用開發商的掌控權,在保證用戶體驗的同時,面對開發者有了更強的傭金議價能力。而“廣告+應用開發方管理擁擠+付費軟件”的營收模式,相比安卓主要依靠廣告營收的模式,構成了蘋果iOS生態圈的一個核心競爭力。

再到2014年9月,苹果宣布为中国大陆用户推出Apple Music、iTunes电影以及iBooks服务,这意味着,在中国市场,苹果的硬件、系统、内容形成了完整的生态闭环。

而完整的生態閉環,支撐蘋果成爲了一家兩萬億美元的商業帝國。

当马斯克从喬布斯手中接过衣钵,成为新的文化符号,特斯拉会成为下一个苹果吗?这种可能性,或许藏在特斯拉正在构建的生态之中。

事實上,特斯拉早就不是傳統意義上的汽車制造商,也不僅僅是一家簡單的科技公司。當下的特斯拉,正在循著蘋果當年的軌迹,探索屬于新能源汽車的軟件生態。

整车OTA升级,是特斯拉软件服务收费的基石。简单来讲,整车OTA技术(over the air空中升级),就是能够让汽车像手机一样实现系统空中在线升级。

整車OTA對于汽車廠商的價值在于兩方面,一方面是性能升級,一方面是節省成本。

據遠川科技評論,在實現整車OTA功能後,特斯拉可以通過系統升級持續對車輛功能進行改進,替代了傳統的4S店,把車輛交付後的運營和服務也牢牢抓在自己手裏。

根據IHS的預測,僅節省成本而言,OTA在2022年可以爲全球整車廠節省350億美金。

截至今年6月,特斯拉已經對OTA進行了13次重要的版本更新,值得注意的是,在2019年9月,特斯拉更新V10版本的車及系統,並首次引入了在線遊戲、騰訊視頻和愛奇藝等流媒體軟件。

看起來,特斯拉整車OTA就像是蘋果的iOS系統,就目前來看,雖然尚未成熟,但即便單從成本控制角度來看,這也充滿著想象力。

除此之外,2019年1月,特斯拉首次引入了软件应用商店,供车主通过App购买服务,像极了苹果的App Store。

特斯拉還有著最後的底牌:自動駕駛。

2019年,馬斯克在特斯拉自動駕駛日闡述到,特斯拉將在2020年實現完全自動駕駛功能,並開展自動駕駛出租車服務。

作为需要选配的无人驾驶套件,Auto Pilot目前选配售价7000美金,装上这套设备后,特斯拉会不断进行OTA升级,直到最终将达到完全无人驾驶的水平。有业内专家测算,它可以轻松将Model 3的毛利率拉到30%以上。

這爲特斯拉提供了可觀的想象空間,從汽車銷售到以軟件爲核心的互聯網服務,再到自動駕駛,特斯拉看起來是在複刻蘋果的老路,但卻正在顛覆原有的汽車商業生態。

在這條汽車産業全新的商業模式面前,一騎絕塵的特斯拉還沒有對手,這是它最好的機會。或許,特斯拉離成爲下一個蘋果,就差自動駕駛這臨門一腳了。